位置:首页 > 学术评审 >

深圳将展出国博青铜文物148件(组) 包括妇好?尊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2 20

原标题:来看青铜器里的古代中国

彩绘雁鱼?灯

龙虎纹尊

妇好?尊

  深圳文博开年大展来了,一大波国宝正在靠近!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深圳市人民政府主办、深圳博物馆承办的“吉金铸史——青铜器里的古代中国”大展即将于1月18日在位于市民中心东翼的深圳博物馆新馆开幕。本次展览展出中国国家博物馆珍藏的各类重要青铜文物148件(组),其中包括妇好?尊、龙虎纹尊以及天亡簋等商周时期的国之重器。展览将横跨农历新年,持续到3月31日,期间市民可免费到场参观。16日,本报记者受邀提前“探班”展览布展。

  以科学考古的视角呈现展览

  本次来深展出的这148件(组)青铜文物系国博珍藏,每一件都极其精彩,极其重要,可以说没有一件是不值得重视的。众所周知,青铜器是重要的礼器,多用于祭祀场合,本次展览取名“吉金铸史”概因青铜器古时就称金或吉金。

  青铜器在世界各地均有出现,是一世界性文明的象征。中国青铜器制作精美,在世界青铜器中享有极高的声誉和艺术价值,代表着中国4000多年青铜器发展的高超技术与文化。本次展览跳脱窠臼,采取科学考古的视角,以“形、花、铭、工、皮”五门为纲,向观众展示中国古代青铜器这一专题的探索视角和科研成就。

  “形、花、铭、工、皮”若以单字称名研究分类,颇有古器物学的意味;若以科学考古学视角来看,则分别对应造型艺术、装饰纹样、铭文书法、冶铸工艺、腐蚀机理五大研究角度。据了解,形、花、铭,即造型艺术、装饰纹样、铭文书法这三门考古传统,在漫长的青铜器研究史上成就显著,是窥见青铜时代社会风貌的常规门径。工与皮,即冶铸工艺、腐蚀机理这两门自然科学,在本次展览中被等量齐观地引作解读手段,意在揭示青铜器由诞生至今日的生命历程。

  可以说,观众细致地参观完本次展览,将会对青铜器有更加全面、深刻的认知。与此同时,展览以育成期(夏代至商代中期,公元前21世纪——前13世纪)、鼎盛期(商代晚期至西周早期,公元前13世纪——前11世纪)、转变期(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,公元前11世纪末——前7世纪上半叶)、更新期(春秋中期至两汉时期,公元前7世纪下半叶——公元3世纪初)四期对展出的展品进行宏观断代,意在引导观众不拘泥于朝代史,而着眼于青铜器自身的发展脉络。

  “国家宝藏”妇好?尊见证千古爱情

  “吉金铸史——青铜器里的古代中国”大展规格之高重点体现在展品上,其中包括妇好?尊、龙虎纹尊以及天亡簋等商周时期的国之重器,此外还有中国国家博物馆近年来新入藏的青铜器精华,如子龙鼎、鄂监簋、卫簋、射壶、秦公壶、楚王鼎、王子臣俎等重要器物,还有一些是多年未展出或者从未展出的精品。

  随着央视“国家宝藏”节目的热播,国宝妇好?尊变身“网红”,它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传奇呢??,就是猫头鹰。妇好?尊整体造型为一只昂首挺胸的?,圆眼宽喙,双翅并拢,粗壮的双足与下垂的宽尾共同着地,构成稳定的三个支点,造型精美;妇好?尊器口下内壁有铭文“妇好”二字。事实上,妇好?尊有两件,皆青铜制,一件通高49.5厘米,重16.7公斤,另一件通高46.8厘米,重16公斤,两尊成对,形制、纹饰基本相同,分别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河南博物馆。

  1976年,妇好墓揭开神秘的面纱,在出土的数千件文物中,“妇好?尊”格外引人注目。妇好墓也是殷商唯一一座完整无损的陵墓。妇好是商王武丁的王后,不仅出得厅堂,还上得战场,是位英姿飒爽、能征善战的女将军。据说,武丁与妇好感情甚笃,妇好早逝,武丁多次为妇好祭祀,还为其打造了一对?尊,九泉之下,长相厮守。本次展览展出的这一只?尊就是武丁和妇好情感的见证。

  龙虎纹尊也是一件稀世珍宝,距今已有3000多年历史,出土于阜南县,其铸造工序十分复杂,用十八块母范经两次焊接而成,塑之浑然一体,毫无痕迹,说明远在三千多年前,我国的冶金、铸造技术水平已达空前的高度,其形制雕刻工艺在当今亦举世无双。龙虎纹尊在我国出土文物中独一无二,弥为珍贵价值连城,被视为宝中之宝,足以夸耀于世界,非但不在国外展出,国人也很难目睹原件,可见者仅复制品而已。此外,研究西周早期历史的重要文物,同时也是西周青铜器断代的标准器的天亡簋也来到了此次展览现场,据悉该簋为姜子牙所制。

  国宝子龙鼎待掀盖头

  记者在“探班”当日发现,展览所在地深圳博物馆的大堂中间有一个巨大的展柜,用红色的幕布遮挡着。这件神秘展品是什么呢?这件重器就是国家博物馆2006年收藏的殷商子龙鼎。商子龙鼎传20世纪20年代出土于河南辉县,为商代末期的文物,其造型雄伟,是商代圆鼎中体积最大的,而且铸造精细。

  上世纪20年代,子龙鼎流落日本,最后由国家出资从中国香港购回。子龙鼎,因内壁近口缘处铸有铭文“子龙”而得名。此器厚立耳,微外撇,外侧饰两周凹弦纹,折沿宽缘,腹部横向宽大,微下垂,下承三蹄足;颈部以云雷纹为地,周饰2类6组浮雕式饕餮纹;足上端饰高浮雕式饕餮纹,下衬三周凸弦纹。据有关专家介绍,子龙鼎重达230公斤,通高1.03米,比著名的大克鼎和大盂鼎都高,形体巨大,造型雄伟,纹饰精细优美,是商末周初已知的最大圆鼎。它与著名的国宝司母戊方鼎一方一圆,合称商代重器双璧。

  据悉,子龙鼎铭文“子龙”,也是目前所知的带有“龙”字最早的青铜器。记者“探班”时见到的红色幕布将在1月18日展览开幕时被揭开,而其余布展工作也在有条不紊地进行,工作人员仔细地摆放文物,调试灯光,最后封柜。

  “观水有术,必观其澜”,观物亦如此。青铜器发展史不同于朝代史,有其自身规律,故应把握其发展的几度波折。中国的青铜时代从公元前两千年左右开始,历经夏、商、西周、春秋时期,大约经历了十五个世纪。春秋晚期是铁器时代的初期,但新的生产力时代的到来并未导致青铜工业立即衰退,反而因生产技术普遍提高,促使青铜器冶铸再度绽放,因此战国时期乃至两汉时期,仍可见青铜器的辉煌。本次展览是国家博物馆青铜精品在深圳的一次华丽亮相,“吉金铸史”在农历新年即将到来之际,为深圳市民送上一份大礼。(记者 刘莎莎/文 胡蕾/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