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首页 > 招考要闻 >

《新青年》之新宣言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5-10 08

随看随想

瞿秋白(1899—1935),本名双,后改爽、霜,字秋白,生于江苏常州。中国共产党早期主要领导人之一,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。有《赤都心史》《饿乡纪程》《多余的话》等。

    1915年9月15日创刊的《新青年》,是中国历史上深具影响的革命杂志,在“五四”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。1923年6月,《新青年》作为中共中央理论机关报,由月刊改为季刊,由瞿秋白任主编。这里选刊的是瞿秋白为改版后的《新青年》撰写的“新宣言”。从中,我们可以认识和感受到一份报刊之于社会、之于民众,乃至之于历史的意义和责任。

    今年是“五四” 一百周年,选刊该文,以纪念这伟大的日子。(任余)

《新青年》杂志是中国革命的产儿。中国旧社会崩坏的时候,正是《新青年》的诞辰。于此崩坏的过程中,《新青年》乃不得不成为革新思想的代表,向着千万重层层压迫中国劳动平民的旧文化,开始第一次的总攻击。中国的旧社会旧文化是什么?是宗法社会的文化,装满着一大堆的礼教伦常,固守着无量数的文章词赋;礼教伦常其实是束缚人性的利器,文章词赋也其实是贵族淫昏的粉饰。一九一一年十月十日的中国革命,不过是宗法式的统一国家及奴才制的清朝宫廷败落瓦解之表象而已,至于一切教会式的儒士阶级的思想,经院派的诵咒画符的教育,几乎丝毫没有受伤。如何能见什么自由平等!可是中国的大门上,却已挂着“民国”招牌呢。当时社会思想处于如此畸形的状态之中,独有《新青年》首先大声疾呼,反对孔教,反对伦常,反对男女尊卑的谬论,反对矫揉做作的文言,反对一切宗法社会的思想,才为“革命的中国”露出真面目,为中国的社会思想放出有史以来绝未曾有的奇彩。五四运动以来,更足见中国社会之现实生活确在经历剧烈的变迁过程,确有行向真正革命的趋势,所以《新青年》的精神能波及于全中国,能弥漫于全社会。《新青年》乃不期然而然成为中国真革命思想的先驱。

《新青年》自诞生以来,先向宗法社会、军阀制度作战,革命性的表示非常明显。继因社会现实生活的教训,于“革命”的观念,得有更切实的了解,知道非劳动阶级不能革命,所以《新青年》早已成为无产阶级的思想机关,不但对于宗法社会的思想进行剧激的争斗,并且对于资产阶级的思想同时攻击。本来要解放中国社会,必须力除种种障碍:那宗法社会的专制主义,笼统的头脑,反对科学,迷信,固然是革命的障碍;而资产阶级的市侩主义,琐屑的对付,谬解科学,“浪漫”,亦是革命的大障碍。因此种种,《新青年》孤军独战,势不均力不敌,军阀的统治,世界帝国主义的统治,如此之残酷,学术思想都在其垄断、贿买、威迫、利诱之下,无产阶级的思想机关既不得充分积聚人才能力之可能,又内受军阀的摧残,外受“文明西洋人”的压迫,所以困顿竭蹶,每月不能如期出世,出世的又不能每期材料丰富。然而凡是中国社会思想的先进代表必定对于《新青年》表无限的同情,必定尽力赞助;《新青年》亦决不畏难而退,决不遇威而屈。现在既能稍稍集合能力,务期不负他的重任,所以在可能的范围内,重行整顿一番,再作一次郑重的宣言。

《新青年》当为社会科学的杂志。《新青年》之有革命性,并不是因为他格外喜欢革命,“爱说激烈话”,而是因为现代社会已有解决社会问题之物质的基础,所以发生社会科学,根据于此科学的客观性,研究考察而知革命之不可免;况且无产阶级在社会关系之中,自然处于革命领袖的地位,所以无产阶级的思想机关,不期然而然突现极鲜明的革命色彩。中国古旧的宗法社会之中,一切思想学术非常幼稚,同时社会演化却已至极复杂的形式,世界帝国主义,突然渗入中国的社会生活,弄得现时一切社会现象繁杂淆乱,初看起来,似乎绝无规律,中国人的简单头脑遇见此种难题尤其莫名其妙,于是只好假清高唱几句“否认科学”的“高调”。独有革命的无产阶级,能勇猛精进,不怕“打开天窗说亮话”,应当竭全力以指导中国社会思想之正当轨道,研究社会科学,当严格的以科学方法研究一切,自哲学以至于文学,作根本上考察,综观社会现象之公律,而求结论。况且无产阶级,不能像垂死的旧社会苟安任运,应当积极斗争,所以特别需要社会科学的根本知识,方能明察现实的社会现象,求得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。凡是中国社会之新活力,真为劳动平民自由正义而奋斗的青年,不宜猥猥琐琐泥滞于目前零碎的乱象,或者因此而灰心丧志,或者因此而敷衍涂砌,自以为高洁,或自夸为解决问题;更不宜好高骛远,盲目的爱新奇,只知求所谓高深邃远的学问,以至于厌恶实际运动。

《新青年》当研究中国现实的政治经济状况。

《新青年》当表现社会思想之渊源,兴起革命情绪的观感。

《新青年》当开广中国社会之世界观,综合分析世界的社会现象。

《新青年》当为改造社会的真理而与各种社会思想的流派辩论。

中国幼稚的无产阶级,仅仅有最小限度的力量,能用到《新青年》上,令他继续旧时《新青年》之中国“思想革命”的事业,行彻底的坚决斗争,以颠覆一切旧思想,引导实际运动,帮助实际运动,以解放中国,解放全人类,消灭一切精神上物质上的奴隶制度,达最终的目的:共产大同。《新青年》虽然力弱,必定尽力担负此重大责任,谨再郑重宣告于中国社会:

《新青年》曾为中国真革命思想的先驱,

《新青年》今更为中国无产阶级革命的罗针。

(选自《中国近代思想文选》,王晓明 周展安编,上海书店出版社2013年4月第1版)

《中国教师报》2019年05月08日第9版